首页 娱乐 健康养生 财经 综合 科技 国际 体育 旅游 文化 时事 汽车 军事 教育 社会
首页>> 时事>>正文

对话粤籍院士|矿物学家叶大年:他为中国地质界培养出7位院士

来源:互联网 时间: 2019-10-31 09:12:43

叶大年院士简介> >

叶大年,广东鹤山人,1939年出生于香港。他是中国共产党的成员,也是民主联盟的盟友。中国科学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研究员,1991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地质系院士(成员)。他曾担任第八、第九和第十届CPPCC国家委员会的常务委员。

叶大年院士主要从事矿物学、晶体化学和矿物材料。他开辟了结构光矿物学的一个新领域,并撰写了该领域的世界第一部专著。近年来,他致力于“城市对称分布与城市化趋势预测”的研究,相关意见已成为我国制定城市化建设规划的重要参考意见。

叶大年院士,生于抗日战争时期,年轻时随父母游历西南。他目睹了过去的落后,因此对中国的建设成就感到非常自豪。在采访中,叶院士哀叹中国小时候几乎不能生产任何工业产品。肥皂被称为“外来碱”,指甲被称为“外来指甲”。现在有了一个完整的工业体系,这是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

除了科学研究,叶大年还特别注重学生的教育和培训。他长期担任中国科学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学位委员会主任和研究生部主任。他开玩笑地称自己为学院“黄埔军校”的校长,有7名院士和几十名杰出的青年基金获得者。

经历苦难见证国家繁荣

1938年10月,日本军队登陆大亚湾,开始入侵广东。惠州和广州相继沦陷。叶大年的父母从战争中逃到了香港。在混乱中,叶大年于1939年出生在香港。

此时,随着沿海港口和铁路相继倒下,中国迫切需要一条后方国际通道。在云南,从东部昆明到中缅边境的滇缅铁路建设已经开始。叶大年的父亲叶绵芝先生毕业于中山大学土木工程系。通过老师的介绍,他在滇缅铁路局找到了一份技术员的工作。后来,母亲带着她的婴儿叶大年和两岁的弟弟来到云南。

此后,随着局势变得不稳定,叶大年一家忍不住流离失所。在此期间,我只在我的家乡鹤山住了半年。"在我7岁之前,我的家人在广西、云南和四川做了一次往返旅行."直到1946年秋天,叶大年一家才在贵阳定居下来,开始读小学。

十几岁时,叶大年珍惜国家的繁荣和力量。80岁的叶大年回顾那一年的苦难,用“运气”来总结:“我这一代人最幸运的是什么?我们看到了中国最危险的时刻,现在我们看到了中国的辉煌时刻。”

叶大年回忆说,他在铁路儿童学校学习时,学校设施非常落后,“但教师水平不低,有的是工程师的妻子,有的课程由工程师兼任。"

作为一个铁路孩子,叶大年从小就对这个国家的发展有着非常直观的理解。“我父亲在抗日战争期间建造了机场。那时根本没有压路机。他用一块直径两三米的石头研磨它。”例如,叶大年说,“新中国成立之初,我在贵阳上初中。当时,贵阳最大的工厂建造了一台切割机,可以将钢筋切割成碎片,并用来修建铁路和公路。现在是小菜一碟,县机械厂可以做到;当时,铜焊机被切断时,是“敲锣打鼓,给毛主席好消息”。"

“现在看看我们国家,贵州有飞机制造厂。世界上大多数工程机械都是中国制造的...我父亲在贵州建了一座铁桥,现在我们有了港珠澳大桥……”叶大年谈到中国翻天覆地的变化,感触颇深。

阴阳误读地质学

当叶大年1957年高中毕业并被一所大学录取时,贵州颁布了一项规定,他只能进入这所大学。叶大年和他的同学不满意,决定给毛主席写封信,并向教育部“请愿”。尽管问题最终得到了解决,但被认为是发起者的叶大年却被“降级到了另一个类别”,并被排除在高考之外,成为了一名“社会青年”。

“我想做点别的,想当火车司机,也没报名字。这时我父亲告诉我,你应该再学习一年。”叶大年决心做数学,因为他崇拜像华罗庚和李国平这样的数学家。除了复习高中课程,他还在大学自学了解析几何和微积分。高考前夕,他在《数学通讯杂志》上发表了一篇关于二元二次同时不等式的“小文章”图解法。

“这是我科学研究的开始。我觉得虽然我没上过大学,但我证明了我很有才华。”叶大年回忆道。1958年,在第二次高考中,叶大年向北京大学数学系报到。结果喜忧参半,他被北京地质勘探研究所(前身为中国地质大学)综合测量系录取。

在大学里,结晶科学家彭治中很欣赏叶大年的理解。他告诉叶大年,数学在矿物学和结晶学中有许多用途,并引导他走上矿物学的道路。

“不管是坏运气和坏运气的结合,还是上级的建议,你已经达到了这条线。”叶大年说道。

开拓矿物学新领域

在本科期间,叶大年以他的“优异成绩”而闻名。大二时,他发现“光学矿物学”课程只强调技能,而不是理论。经过彻底的了解,我了解到这个领域只有数据,几乎没有理论可言。这给叶大年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1962年,叶大年大学毕业。他获准参加研究生考试,并被中国科学院地质研究所何左林教授研究生考试录取。叶大年向导师提出,他想从事光学矿物学的理论研究,即“结构光学矿物学”。“何先生要我研究花岗岩接触带。在我告诉他我制定的研究方向后,何先生非常开明,同意了我的想法。”

1964年,叶大年发表了第一篇关于结构光矿物学的中文论文,1965年,他在《中国科学》上发表了一篇英文论文。在接下来的20年左右,甚至在“文化大革命”期间,叶大年也没有停止他的研究,最终在1987年通过出版世界上第一本结构光学矿物学专著实现了他的夙愿,从而开辟了矿物学的新领域。

1991年,年仅50多岁的叶大年因上述成就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教职工)。

除光学矿物学外,叶大年还涉足矿物材料科学、变质岩石学和统计结晶学,并取得了良好的成果。地理系的另一位院士欧阳自远(欧阳自远)曾评论说,叶大年在几个领域的成就在于他的良好思维,尤其是他的“三维思维”。

叶大年在采访中多次强调,由于导师的帮助,他能够取得一些成绩。他列举了在不同阶段帮助过他的老师,其中一些是专业教师,一些指导他的科学研究方法,一些在特殊时期为他说话...

"老专家帮助过我,那么我应该帮助别人吗?"因此,从1978年开始,叶大年一直担任研究所研究生部主任和学术委员会主任,直到今天,他一直把大量精力投入到教育工作中。叶大年开玩笑地说,他是学院“黄埔军校”的校长,有7名院士和几十名优秀青年基金获得者。

“这是一种遗产,”叶大年骄傲地说。"现在到处都有学生说“你好,叶老师”,这比任何其他的都好."

对话:“科学家应该关心国家大事”

南方日报:你年轻时在家乡短暂的生活给人留下了什么印象?

叶大年:我家在江门鹤山古老镇。古劳是一个著名的水乡。每个家庭都有船。我们去镇上或附近的村庄划船。非常有趣。我一直很自豪,虽然我在广东只住了六七个月,但我总是梦想用广东话说话。当我有机会见到广东话时,我会说广东话。我的乡愁反映在这里。

南方日报:在过去的70年里,中国的科技工作发生了什么深刻的变化?

叶大年:小时候,我们不知道什么是科学研究。甚至我们的老师也不知道。当时的科学研究似乎只是极少数有机会做零星工作的人。当我在高中的时候,有句谚语说“在中国只有两个半的人认识爱因斯坦”。尽管一些科学家已经做了一些高层次的事情,但这毕竟是罕见的。

新中国成立后的几年里,我们建立了自己的科学研究体系。特别是改革开放后,现代科学管理体系已经建立。

例如,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会,其中相当一部分是自由应用的,体现了科学家的自由意志和领导能力。新中国成立前,没有科学研究基金。严济慈利用36个海洋进行科学研究。现在我们不要谈论36美元这个话题。数十亿美元投资于主题。一个普通的年轻人可以向基金委员会申请数百万的科研基金。

南方日报:你不仅在科研上做得很好,而且在教育工作上也付出了很多努力。在你看来,科学家应该如何平衡“科学研究”和“教学”?

叶大年:我的经验是科学和教育,特别是科学和高等教育,必须紧密结合。对学生来说,有更多的机会参与科研实践。对教师来说,如果他们只从事科学研究而不教书,知识会议将变得越来越窄。在教学中,学生会问各种各样的问题,教学过程漫长。

南方日报:20年来,你一直是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的成员。15年来,你一直是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的常务委员,积极参与和讨论政治。你认为科学家在社会活动中应该采取什么态度?

叶大年:有些人认为科学家应该“管好自己的事”,集中精力。我以前是一样的。在我成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CPPCC)全国委员会委员(1988年)之后,在春节茶会上,我以结构光学矿物学院士的身份给了钱伟长先生我最自豪的研究。他简短地看了看,称赞了一番,然后非常严肃地告诉我,科学家应该关心这个国家。我认为钱先生年纪很大了,仍然关心国家大事。我开始认为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CPPCC成员不是荣誉称号。他们提醒我,我们应该为老百姓做点什么。我的目标是提出建设性的建议,尤其是利用我的地理知识。我在CPPCC提出了几项建议,最终国家实施了这些建议。这是一种责任。不能说(社会工作)影响科学研究。这也是工作的一部分。

[记者在北京]王世坤

[规划]陈赵峰小娜

[照片]王世坤

[作家]王世坤

[消息来源]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客户

时时彩信誉平台

相关阅读: